快捷搜索:  as

[写人记事]罗哲玮:记忆中味道

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第一小学六(3)班:罗哲玮  指示师长教师:谢维

未成年人网配图

金秋十月,是桂花盛开的季候。每当出门时,总会闻到一股浓烈的桂花喷鼻时,我便想起奶奶做的桂花糕。

小时刻,桂花盛开时,我和奶奶便去捡落下来的桂花。奶奶给我一个小脸盆,我就说:“我必然要比奶奶厉害,捡的桂花必然要跨越奶奶!”说完,我便想:我跟在奶奶后面,趁机把她的桂花抓到我的盆里。我心想后,便笑了起来。

我跟在奶奶后面,抓了几把到自己的脸盆里后就问:“奶奶,你捡的桂花怎么这么少啊。”奶奶笑着说:“是‘小老鼠’偷了我的吧!”原本,奶奶已经看破了我的设法主见。

捡完桂花后,我猛地吸了一口气说:“奶奶,桂花好喷鼻啊!”奶奶笑而不语。来到家中,奶奶拿着水管向桂花冲水,看着奶奶娴熟的动作,我迫在眉睫地想吃桂花糕。

奶奶将桂花洗干净后,就放在太阳下晒。洗干净的桂花,想起虽然没有曩昔浓烈,然则还可以闻到一股股幽幽的喷鼻味。在太阳底下,一朵朵桂花犹如黄宝石雕刻而成的艺术品一样发出光线。

奶奶将桂花和水磨成细腻的浆,再用浆和面放在笼子里,将近一个小时,桂花糕就做好了。我一口咬下去,甜而不腻。“太好吃了。”我大年夜声说道。奶奶看我吃得兴奋,也笑了。

现在,奶奶已经离我而去了,每当我在家乡望见卖桂花糕的人,我就会迫在眉睫地跑去买两块桂花糕。一口咬下去,却不再是原本那个认识的味道了。

奶奶的宅兆长满了杂草,十月,可以闻见桂花的喷鼻味。我信托,奶奶在天国也必然可以闻见。

桂花糕对我而言,已经不是一种食品,而是一种感情,一种影象,一份我对奶奶深深的缅怀。

奶奶天天都邑给我做桂花糕吃。十月,是凄惨而又冷谈的季候,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奶奶。

如今,我多么想再吃一口奶奶做的桂花糕。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是轻易见时难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